个别同学

这里个别
原:八文沽酒
主全职/APH,彻头彻尾的杂食主义者(也叫博爱!)
小学生文笔,龟速更新,是个话废和取名废
最后,凑表脸的说一句喜欢我就点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一)
利威尔兵长从前在地下街的时候就是个混混。这点人尽皆知。
(二)
在地下街的那段日子是利威尔人生的污点,却也是他永远都不会忘怀的日子。
可那也是他所无法选择的。后来他有严重的洁癖,就是因为那段黑暗的日子。
是的,黑暗。在暗无天日的地下街里,打架,斗殴,抢夺,都是合情合理的,因为,那些都是想要在那里生存下来,唯一的办法。
这就是那个黑暗的世界的章法。
(三)
那个时候,利威尔还只是利威尔。
他可以抽烟可以喝酒可以打架可以不用看见同伴死去可以不用背负太多。
或者说,那个时候的利威尔根本没有同伴。
他那双冷冷的死鱼眼不知道吓跑了多少想借助他的力量来成为地下街老大的人。
“呵,真是胆小而又愚蠢的猪猡。”
那些人都不是真心想要和他成为同伴的,他们只是害怕,或者想要利用他。
(四)
有时候,做一个人倒不如做一个别的什么。利威尔有时会这样想。
在地下街的几年见惯了人情冷暖,使得他的性格变得冷漠。在那个地方,眼泪是没有用的,弱者注定是要死亡的。
在那里,如果你想要生活的更好,唯一的办法只有踩着别人的尸体一步步的往上爬。可是利威尔不是那种人,即使他身手了得,一个人能打过几十个人。
(五)
那段日子,利威尔几乎快要忘记自己是谁。
每天的生活极为无趣。
这种无趣的生活一直持续到那个人的出现。那一天一个之前曾经被他打过的人找来了很多人来报复他。很多人把他围困在一个小角落里,纵是他有千般本事也无计可施。
那个人就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
像一个救世主一样,把他从那些混混手下救出,但是却又把另一份沉重的责任交付与他。
从今以后,利威尔不再只是利威尔。
(六)
事后那个金发的男人笑着问利威尔那些人为什么会来找他。
他把头一转:“我还以为你来找我之前都调查清楚了呢。”语气极其不屑。
“哈哈,我也只是慕名而来,那些人不会也是吧?该不会是来跟我抢人的吧?”
于是利威尔很别扭的给他解释,他之前见一个人正在欺负一个小孩子,于是他就上前帮那个麻烦的小鬼把那个人赶开了而已,没想到那个人居然还那么记仇,居然还找来了人来报复他。
话是这么说,但是利威尔清楚,在那个地方就是这样。那些想要出风头装好人的人的下场就是被来报复的人打死。
残酷么?无情么?可是在那里,这些都是很常见的现象
这就是那个现实的过分的世界,利威尔生存了十几年的地方。
艾维尔团长当然明白他所指得赶开是什么,他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家伙,能用语言把人赶跑就怪了。况且,那个人一定也不会就那样轻易放了他。
地下街的几年,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艾维尔不禁有些好奇。
利威尔唯独没提起,那个小孩子在坏人被赶跑后对他明媚的一笑:谢谢哥哥,哥哥是个好人。
好人……么?呵,果然,小鬼就是小鬼。
(七)
从地下街被艾维尔团长带出来之后,他就有了洁癖。
讨厌一切肮脏的东西,对于房间打扫的要求高的过分,每天按时洗澡,脏的东西绝对不会碰。
是因为,那几年受够了吗?还是觉得自己的出身太过肮脏,给调查兵团带来了耻辱,才会那样的介意自己的外表?
他的混混出身曾经让他一时名声大噪。可是那个脾气粗鲁神经质的坏毛病总是改不了。
下手总是毫不留情。或许是因为过惯了混混的生活:这个世界,不给软弱的人机会。
(八)
调查兵团曾经组织过一次大扫除。后山那些杂草也未曾幸免于难,全都被拔光了。
可是没过多久竟然又长了出来。
那之后利威尔有空就往后山跑,甚至丝毫不介意那里会弄脏他的披风。
嘿嘿,兵长你知道吗?那种在后山上很常见的植物的名字叫蒲公英,还有啊,那种草可是会开花的。不要小瞧它哦。不过我一看你就知道,你绝对不知道。
某一天,韩吉突然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那之后很久利威尔没有再理过韩吉。
虽然,韩吉说的正是他想知道的。
他对那种植物实在是很好奇,生命力真是惊奇的出人意料。即使都被拔光了但是只要雨水一浇,过不了几天它们就又会滋长出鲜活的嫩芽。纵然把它们连根拔了,到第二年的春天,和风一吹,雨露一润,它们就又会萌发出新枝嫩叶。

更让利威尔羡慕的是它的果实。随风飞扬,四海为家。哪里都能够生存。也许那就是自由吧。
利威尔很羡慕那些蒲公英。能够那么自由。
他的背上所背负的,是自由之翼。但是他清楚,他从不自由。
他能做到的,只是用他的自由,换来全人类的自由。
如果……人类真的能够自由,那么,就牺牲他一个人的自由,又有何不可?
(九)

利威尔始终记得,艾维尔团长把他从地下街带出来的时候,他抬眸看到的那一片蓝天。


对兵长的过去的一些脑洞orz 求利厨轻拍

评论
热度(2)
返回顶部
©个别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