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别同学

这里个别
原:八文沽酒
主全职/APH,彻头彻尾的杂食主义者(也叫博爱!)
小学生文笔,龟速更新,是个话废和取名废
最后,凑表脸的说一句喜欢我就点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 【喻魏】生日快乐

食用说明:
*迟到了一天该打qaq
*ooc出现!!!
*魏琛视角
*高中生喻x糕点店老板魏
*脑洞太奇怪不用在意[不
*看不懂评论嗯…;v;

         /一/

  

  寒假。不知道谁家小孩订的生日蛋糕非要自己一大早给送过去。


  魏琛一面哼着小曲儿一面骑着自己的“中华”在大街上寻找着地址,还不忘和迎面撞见的老大爷老大妈打个招呼。


  “哟魏琛这么早又在送外卖啊~”


  “是啊,先走了啊宋大姐回见!早上清净,路上人少。”


  彼时魏琛二十有四,在这一条街巷上的一家普通的糕点店当外卖员工,和这里居住的人们相处也都很融洽。他本以为自己会这样过一辈子,没事就去找隔壁的大爷抽抽眼打打牌斗斗嘴皮子秀秀下限。


  这不,魏琛也真是服了自己这说啥来啥的本事了,迎面一小孩骑着辆自行车就那样直直的冲自己扑了过来。怎么看出来他是个小孩的?废话,那一身校服穿的那叫一个板正,就差再带个红领巾就可以去评选三好少年了,被扑倒在地的那一瞬间魏琛居然还在想这孩子衣服上的洗衣粉味还怪尼玛好闻。


  “对不起……”


  那个穿校服的少年跌跌撞撞从自己身上爬起来还一面给自己说着对不起,魏琛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对头,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场面意外的sexy?


  “一个对不起就完事啦?老夫这是送给顾客的蛋糕!顾客就是上帝,上帝的蛋糕让你小子给撞坏了!”


  “要赶去学校,实在抱歉骑的快了些。”他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解释然后去一旁扶起了魏琛的小中华。


  “嗯……车子看起来没有问题但是蛋糕好像已经不能吃了呢。”他有点抱歉的看向地上糊成一团的,曾经被叫做是蛋糕的东西,愧色从脸上就能清晰的看出来。“……”魏琛陷入了沉默,直接冲上去和一个高中生吵架好像虽然低下限如他也干不出这事来啊,好在那孩子思索了几秒之后笑着走了过来,掏出钱包就要给他钱:“大叔,这蛋糕多少钱一个,我赔你。”


  “唉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魏琛还想出口给他矫正“大叔”这个称呼,虽然自己今天是走的有些匆忙没来得及刮胡子看起来是有点颓废了但是毕竟也才二十四,和大叔这个称呼还远着呢吧?


  他看起来很急但是面上仍努力的保持着泰然自若,把自己的钱包留了下来就推起车子来走了。不过魏琛还是偷偷瞄了眼他的校卡。


  喻文州。


  然而那时他还并不能知道今后这个名字会伴随自己度过那么长的一段岁月,他只能匆忙把那张纸条塞进少年的钱包里然后麻利的跑回了店果断重新拿了一个奔赴上路。


  /二/


  那天之后。


  喻文州留下的的钱包里的钱还剩下许多,魏琛想也没有那家伙的手机号他也不过来要那么就不还了吧。


  然而魏琛偏偏没找到什么要用到钱的地方,于是那个钱包和它里面的钱就安静的在魏琛那里躺了有十来天。那天下午魏琛还在琢磨什么时候出去逛逛好把那钱给花了的时候喻文州就突然出现了。


  一身干净的白衬衫出现在店门口魏琛有点吃惊。


  “是你啊,大叔。”他笑道。


  不会是要钱来了吧,魏琛暗道,不过这次算是找到了一个时机纠正过来道:“怎么说话呢,喊老夫哥哥。”


  “魏大哥……?”他瞄了眼魏琛胸前的胸牌,然后不确定的说道。


  “这样才像话,你小子干什么来啦?要钱?”


  “不是,”魏琛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那个悔啊!这不全暴露了吗,好在他没有告诉他具体还剩下多少钱。“我弟弟今天生日,想从您这订个蛋糕。”他笑了笑递给他钱,“我现在就自己拿走。”


  魏琛也没多想,有生意上门来当然麻溜的给他拿了一个蛋糕好好的包上再附上句祝福语:“那啥,祝你弟弟生日快乐啊。”


  “谢谢魏大哥。”喻文州笑了笑转身走了。


  魏琛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来点上,望着他干净的白衬衫消失的背影。


  /三/


  本来以为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感觉没过多久喻文州都会出现在他的店门口,一身干净的衣服礼貌的笑着,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指着店内的糕点,说他家的哪个亲戚又过生日了请来一份。


  开始的时候魏琛还会祝一句生日快乐,到后来渐渐的开始问他是不是给哪个喜欢的女孩子送的,喻文州只笑而不语。魏琛竟然觉得心里哪里有点犯堵,一定有哪里不对,他忙点起一根烟来。


  “你这孩子,直说嘛,当年老夫也是神一般的少年啊,多少女生争着向我投怀送抱呢。”


  “我先走了。”结果又是一个背影。过了许久,魏琛才低眉轻轻掸掉一串银白色的烟灰。


  /四/


  “今天是……”


  “你的哪个堂哥的生日?还是堂姐?”他叼着根烟不耐烦道,一大早上的,还在打盹呢。“不,今天是我的生日。”他笑笑,身上依然是那身校服。过去了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魏琛扭头看了眼墙上的挂历,二月十日。


  “还是你自己拿走吗。”他已经开始准备动手包装了,“啊不,我要去上学。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送到我家?地址是这个。”他递过一张纸条,字体俊秀。


  “好好好,什么时候送都成是吧。”


  “嗯。”


  这小子,又搞什么。魏琛皱眉,待冷静过后才发现他忘记了点蛋糕。也罢,就自己给他挑一个吧。再给扎朵小花,玫瑰会好一点吗……噫,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魏琛吓得差点把嘴里的烟给吐出来,冷静了下来之后挑了一个好好的给装起来等着晚上给送过去了。


  /五/


  魏琛特意挑了个刚放学的时间去。


  按响门铃后不多久就有人来开门,这孩子家里亲戚不少吧,魏琛这么想着,谁知道来开门的就是他。


  “请进。”


  “不了,我就送个蛋糕就走,我帮你拿的这个。”


  “我好像忘了付钱。”


  “这个……”魏琛想说第一次见面时候那个钱自己一直想花没花出去就不用了吧,可是屋子里传来的菜香实在是在勾引他一个单身大叔。


  “那这顿晚饭我请了吧。”


  “好好好,正好我也没有事了。”魏琛连忙答应,真实的,谁会和免费的吃的有仇呢。


  魏琛进门就呆了,一大桌子饭菜结果没有一个人,就摆了两把椅子,“你的那些亲戚呢?至少也得有个监护人吧?”他不由的问。“他们今晚有事先出去了,不过有的亲戚确实是没有的。”喻文州笑着坐在了其中一把椅子上。


  “woc,那你一直逗老夫呢!”魏琛气。


  “不好意思……”喻文州低下了脸,“我只是……想和你多说说话。”魏琛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烫。


  “我喜欢你。”


  “……那个啥……祝你生日快乐快点吃菜吧别凉了。”


  喻文州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FIN


评论(4)
热度(30)
返回顶部
©个别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